上周五,近期表现相对平稳的美国股市上演“大跳水”。受此影响,本周一(当地时间6月21日),亚洲多地主要股指大幅走软,欧洲主要股指也普遍低开。


  然而开盘后不久,欧洲主要股指纷纷反弹;美股三大股指中,道指、标普500指数高开高走,纳指虽然盘初一度下跌,但随后转涨。最终,欧美股市集体上涨。


  市场乐观情绪为何升温?有观点认为,美联储委员的最新表态再度出现明显分歧,这也显示出美联储进入真正的“加息周期”还有一些阻碍,市场对流动性等的担忧暂时缓解。但也有观点认为,美股当前长期风险仍较大,投资者需要把控好当前的“窗口期”,及时处理风险较大的标的。


  欧美股市集体反弹


  当地时间6月21日,欧洲主要股指低开高走,截至收盘,德国DAX指数涨1.00%,报15603.24点;法国CAC40指数涨0.51%,报6602.54点;英国富时100指数涨0.64%,报7062.29点。


  美股也摆脱了上周五的颓势,道指、标普500指数高开高走,且涨幅持续扩大;纳指虽然盘初一度下跌,但随后转涨。截至收盘,道指涨1.76%,报33876.97点;标普500指数涨1.40%,报4224.79点;纳指涨0.79%,报14141.48点。其中,道指创下今年3月初以来最大单日涨幅。


  行业板块方面,主要金融股集体上涨,摩根士丹利涨2.18%,摩根大通涨1.74%,花旗集团涨1.29%,美国银行涨2.53%,富国银行涨3.69%。


  大型科技股则表现分化。苹果公司涨1.41%,亚马逊跌0.94%,奈飞公司跌0.75%,谷歌涨1.42%,Facebook涨0.80%。


  美股上涨背后的推手仍是它


  业内专家认为,从6月21日的行情看,美股金融板块领涨,并提升了市场乐观情绪,最终三大指数明显收涨。而上涨背后的主要推手仍是美联储,后者内部分歧日益加深,令市场预计其真正走入加息周期可能并没那么快。


  上周末,一贯以“鸽派”立场著称的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突然转向“鹰派”,他称支持美联储开始减码QE来控制通胀,其中应该首先讨论减码购买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他预计,美联储最早应在明年加息,布拉德的讲话也被解读为加重市场担忧程度的重要原因。


  布拉德本周一再度重申了类似观点。他表示,美国经济复苏的速度比预期更快,通胀率可能会持续维持在美联储所设立的2%目标上,甚至可能进一步上升。他还强调,潜在通胀存在“上行风险”,并建议美联储的政策必须保持“灵活”,这意味着政策制定者不仅要准备好应对通缩,还要应对通胀高企的风险。


  此外,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也在最新表态中指出,尽早调整政策可能会避免未来采取更激进行动的必要性;如果等待太久才逐渐紧缩货币政策,可能就需要在未来采取其他行动;当前的经济形势可能不是进一步量化宽松的理想环境,劳动力市场状况和原材料价格也都表明,美联储应该宜早不宜迟地“轻轻抬起踩油门的脚”。


  然而,与上述两人形成对比的是,纽约联储银行主席威廉姆斯表示,预计随着价格逆转,以及经济重新开放导致的短期失衡结束,通胀将从今年的3%左右下降到明年和2023年的接近2%。很明显美国经济正在快速改善,中期前景非常好。但数据和形势的进展还不足以让美联储政策委员会转变其大力支持经济复苏的货币政策立场。


  市场人士指出,当前美联储政策前景仍不明朗,特别是随着其内部分歧加剧,投资者更需警惕潜在风险。曾在美国财政部、美联储任职的保德信固定收益首席经济学家NathanSheets指出,美联储委员内部似乎对框架意见不一致。其中一方希望在 2022 年加息,因为他们预计失业率将回落至3.8%(几乎是充分就业),而通胀将下降并保持在略高于 2% 的水平。他们认为,在增长稳健以及通胀达到目标的情况下,开始逐步采取措施令利率正常化可能正合时宜。然而,另一方则寻求采取“观望”态度,在评估让经济再运行一年至 2023 年的风险之前,确保通胀处于他们希望的水平。展望未来,由于委员会成员的结论不同,他们之间的分歧可能会更大。


  当前华尔街多数观点仍认为,美联储并非马上就会采取“鹰派”行动,但最“鸽派”的时期已经过去,今年美联储可能会先考虑逐步收紧直至结束量化宽松(QE)政策,如果市场过热、通胀过高等因素出现,最早可能在夏季就考虑削减QE;如果没有出现过热,则可能在今年底或明年初考虑;另外如果其它情况出现变数,本就不情愿收紧政策的美联储也可能将收紧QE延后。